桃蘇

我一见他,万般柔情,涌上心头。

我有一个梦想,我不买房子也要买她的手作。

-souji-:

【客单展示】

工期超长的HP风连体双间1/6小屋终于完成了拍摄!

这次挑战了新的主题魔法商店><

在商品上花了很多心思~做完商店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……

卧室是商量的陋居风!特别喜欢陋居里柜子的堆放,所以右角参考得最多~其他部分做开心了也是随心所意的设计了~就个人而言是目前的作品里自己最想住的房间ヽ(✿゚▽゚)ノ

商店部分因为完全背光,这次全程基本都用皮克斯打光(辛苦辛苦)

橱窗抵着墙面了没法从外面拍,只好拆下来放正面拍几张,小老板和KIKI表现非常好><辛苦啦!(明明是我最辛苦!)

最后超级感谢客人的耐心等待!

下一个是什么主题呢?蛮期待的-W-但愿别再是商店→_→(怂)


那就不良x家教了,相信我,好看的,嘻嘻嘻。

我这个人很亲切的阿!(辞穷)
我跟高冷不沾边的,因为我是,小桃软糖!

一个鳏夫的自白

……

我疯狂迷恋相册里的他,镜框里的他。

早餐的一杯奶被他仰头整个扣在嘴上,摘下来唇边沾了一圈白渍。他的脚在餐桌下面晃荡着,一左一右蹬掉两只拖鞋,然后——冲我歪头一笑,嘴角没擦干净。

临睡前他会换身已故父亲的长睡衣,裤脚一直拖到地板上,据他自己说,他喜欢那股领子上和口袋里淡淡的烟草味。半夜若是我打字的声音太响,他会单手拎着裤腰,光着脚啪嗒啪嗒地走过来,倚着墙角斜睨着我,一言不发。手里还托着一盒开封的冰激凌。

致尊敬的,陪审团中的女士们:诸位对我的指控内容是故意杀人一罪,而非娈童,万分感激您的沉默与聆听!倘若您能停止反舌鸟一般窃窃私语的话。

亲爱的上帝啊!如今我也要去他的身边接受审判,无悬念地到炼狱中受焚身之刑。但无疑最让我痛苦之事不是丧失灵魂的自由,而是雷狮——雷狮,我还在惦记一些细枝末节的旧事。请您,呼,请您准许我掏出我的手帕来揩一下眼角——大可放心,这里没有藏匿一只袖珍手枪,倘若有,也只会用来终结我恶贯满盈的生命。

我不会为自身脱罪,就像接受圣体般虔诚。我只愿早些结束这一切,正如礼拜日不乐于听神父长篇大论的演讲一样。我对于做过的事情,每一件皆是,毫无悔恨。除却一件,唯有一件,即是未随了他而离去。并不是心存侥幸,罪已至此,自尽与量刑结果相同。我只想多苟活一段日子,待我完成这本小说,也可以说,我的自传。

我如此地深爱他!即使我扣下了扳机也一样。打个比方,我们只是将要开始一场漫长的旅行,他比我早一步动身而已,而我将会追赶他——仅此而已。

我不仅迷恋他身体上种种诱人的特质,(那些已经在我的叙述中清晰地显现出来)我更加爱慕他倔强的性格,自由的天性,纵使浅薄却也熠熠生光的灵魂。诚然我没有一天是懂得他的真正想法的,我枯朽的大脑里只有预定患者名单,星期六的外出,莎士比亚。但我试图去满足他所有的需求,包括一些愈来愈无理者。因为我理解他们为他内心想法的外放,满足它们等于间接满足我的小船长,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种东西和他的笑容等价。










清晨我听见楼梯上咚咚咚一阵声响,不必多想也知道那有一双穿着白袜子的小脚,向上是一截光滑笔直的小腿,大腿根部遮遮掩掩在过于宽松的睡裤里。

脚板踩着木地板是暗沉的嘎吱声,这声音类似于厚雪压断松枝,圣诞节燃烧的壁炉,听了就叫人万分欢喜。我解开睡衣最上两颗扣子,盥洗室的壁镜倒映出沾了一嘴剃须膏的我,他咕咕噜噜地笑,其实他嘴里都是牙膏的泡沫。他眨了眨那双狡黠的紫色眼睛,我们在镜子中相视而笑。

我为他系好小小的领带,在他不高兴的目光里把衬衫下摆塞进裤子里,拍了拍他的头。

“我们走啦,小船长。”

他的小手指勾住我的,晃荡的手臂边缘在金色的晨雾里好像在闪烁微光。

在早晨,他就是雷狮,普普通通的雷狮,穿一只袜子,身高四尺十寸。拖着及地的白大褂时,他是雷助理。在学校里他是雷老大。正式签名时他是布伦达。可在我的怀里,他永远是小船长。

(开始失去意识)

运动会班里拿了大满贯(虽然我一直后勤写稿)

好开心阿!

我凝视他的眼睛,试图分析其中的成分。我知道我曾爱慕的纯情已然所剩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的世故,唯独不变的是冬季炉火一般熊熊燃烧的不羁。

他可以长大,身上从腥腻的奶味变成酸的汗味;内裤上沾着洗不掉的分泌物;肌肉从紧身衣下鼓起,跑步的姿态像一只捕食的豹子。

我越发地觉得自身的力不从心,糖果与鞭子的牢笼束缚不住一只性情粗野的兽——是的,但我不是在贬低他。这无疑是再深刻不过的理解,唯有肌肤相亲之后才会得知。而我也是愚蠢的,项圈和指环怎么能够把一只狼驯服成一条牧羊犬?

但我爱他如故。起初我以为我无可救药地迷恋上他银鳞带鱼一样滑溜溜的身体,然而我现在才得以发现,每当他注目于我,神情傲慢,幼稚到几乎神采飞扬时,我就会心旌摇曳,难以自持。即使昔日尤物沦落风尘,皮肤苍白而干枯,下眼泡微微发肿,肩颈上不知是谁的吻痕——我也爱他,今日胜似昨天。

(是的,没错,是al。)

是什么让你们觉得我生贺只想要正剧

诸君阿,我是低俗的人

我想看车,play越新鲜越好,尤其是那个抱着受膝盖的那个

车阿!

你们有最近生日的吗,我抽个宝贝唱首歌当生贺

↑究极不好听预警了

今天也完美地战胜了轻生的念头,可喜可贺(为爱鼓掌)

悖悖论:

理解抑郁